小说:重生九零:六岁福星气运要逆天

小说:年代

作者:就是十一呀

角色:沈素平沈碧

简介:沈素平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居然重生了。
回到了六岁那年发四十一度高烧那次……
看着还是破旧不堪的土房子,还有个好吃懒做,整天沉迷赌博的妈,沉默寡言的爸,还好有个疼爱她相信她的爷爷。
原自以为是老天看她不爽,才安排她死后重新来过,没想到,是老天宠幸,做什么都是一路顺,运气简直要逆天。
于是她撸起袖子就干,下决心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。
爸妈不合,那就分了吧……
恶鬼上门怕什么,不就是脸白了点,肉烂了点,还有眼睛红了点……
诶呀~,极品亲戚来串门借钱,两手空空。
还等啥…,哪里来的快回哪里去吧。

重生九零:六岁福星气运要逆天

《重生九零:六岁福星气运要逆天》第5章 吃喝赌,还找野男人免费阅读

她还不算严重,姐姐和哥哥弟弟都比她严重的多,弟弟眼睛里还带着血丝,肿的有点吓人。

桌上,大家都吃着早饭,谁也没有说话,直到大家散去,各做各的,一切才慢慢恢复平静。

家里已经没有剩几个碗了,好几个都有很大的缺口,如今,家里一分钱也没有,更别说买碗了。

沈德立叹了一口气就出门了,章玉田也拿着工具做工去了,沈素雅带着弟弟妹妹去上学了,留下昨天酒后发疯的沈碧端,在她的脸上看不一点悔意。

沈素平一路摇头,这样的日子才刚刚开始,她暗暗下定决心要想办法赚钱,但绝对不能和上一世一样,偷鸡摸狗的当小偷。

没错,上一世,她偷过一个小卖部的钱不是一次两次,都是摸黑偷,偷成功一次后就有了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

还会经常会跑到别人家偷摘水果,虽然这也算小时候的一种乐趣,但当木条抽在身上的时候,那种疼…揪心。

这个冬天一过,她就要去山上摸索能卖钱的东西了。

沈素平拍了拍头,责怪自己当初每天抱着手机的时候,怎么就不会在百度上多记点值钱的药材呢。

得,自己的记性什么样,自己难道不清楚吗,沈素平低下头,自我嘲笑了一番。

她的记性上辈子也许是因为没有正常睡过好觉,基本上什么事都是当场过后,隔天就已经差不多忘了。

上一世可没少被朋友说她没心没肺。

九六年代,一毛钱就可以买四个糖,还可以买很多零食,沈素平为什么会偷别人家的钱,其实不止是因为家里穷,还因为父母的偏心。

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,沈素平六年前就因为是个女娃,刚出生不久,就被父母打算拿去扔掉。

后来,也没有扔成,听自己老妈说是因为舍不得,所以又抱了回来。

被抱回来的她,并没有过的很好,两年后,弟弟出生了,从她有记忆起,她每天都在被骂挨打,被弟弟欺负。

弟弟如果哭了,那肯定是她的错,不管她是不是对的,弟弟如果闹的受伤了,还是她的错,她没有看好弟弟。

这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动不动就会打她脑袋,揪他头发,她还不能还手,还手了就会被骂,甚至没饭吃。

沈碧端除了天天打牌,就是特别疼她这个弟弟沈谷平,弟弟就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。

每次沈谷平问妈妈要钱,沈碧端就会抽出一到五毛钱给他,然后被沈素平看见了,她也想要,也会上去要,当然最后一顿骂免不的。

久而久之,她也不问了,直接上手开始摸黑偷,从第一次的一块两块到十几块几十块……

沈素平回忆着上一世,记忆中童年的自己,走了神。

回过神来,上课铃声已响起……

沈素平这几天乖巧听话,吴昕恩看在了眼里,表扬了她,也希望她早点把成绩提上去。

她上个星期的考试成绩,才三十分,连及格分都还差了一半呢。

试卷满分是一百,六十分算及格,八十分以上算中等,九十以上才是老师眼中的优秀。

沈素平很认真的在听吴昕恩讲课,一节课四十五分钟,过的不知不觉,直到下课铃再次响起。

对于灵魂有四十二岁的沈素平来说,即使把读的书都还给了老师,但一年级的书本内容是一看就会的,这时候的课本都比较简单。

要知道长大后的下一代要读的那些课本比这个复杂的太多了。

坐在学校梯子上,看着一群同学在自己面前开心玩耍的样子,嘴角露出了笑容,“这一次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我的童年。”

说起童年,上一世的自己每天晚上活在恐惧中,白天不是挨打就是被骂……

沈素平跑到操场上,参与跳绳,毕竟这个她很拿手,可没有跳两下就笑着离开了。

现在的她,全身轻盈的很,毫不夸张的说,就算让她一口气爬两座山,她都不会喊累。

沈素平只是觉得和他们一起,会连累他们被父母骂,她可没有忘,这时候的她特别不受大人待见,包括自己的父母。

这一年多里,自己没少在同学面前说自己见到过听到过的东西。这事也很快在村里传开,村里的不少人都开始说自己脑袋有问题,疯言疯语的可能有神经病,都让自家子女离自己远一点。

上一世的自己还是每天都会说,也不管别人听不听,抓着人就说……

沈素平跑回了教室,拿出美术本,拿着铅笔开始画起大树和花。

这是她无聊拿笔的时候,最喜欢做的事。

大自然的植物千千万万,尽管很多很相似的,可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放学后,沈素平背着书包,朝村里一条小路走去。

这条小路,平时过往人不多,沈素平走到一间废弃的土间里,里面放的都是烧火剩的灰,从窗户上看了进去,果然,那张符还在。

土墙上的符纸上画的红色符文还是可以看的很清楚的,它还没有出来呢,沈素平一脸平静的盯着土墙上的符,心里想着:“我回来了,我会等你出来后来找我。”

转身就往家里走去。

身后,空空如也的土墙,一阵冷风吹动了符纸。

她深知,自己根本改变不了什么,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。

不过这件事,是两年后的事了,现在她就当什么也不知道就好。

这条小路,都是老房子,很多都没有人住,阴阴凉凉的,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。

刚刚回到家里,就见到爷爷沈德立脸上阴霾一片,爸爸章玉田抱着弟弟一声不吭的坐在石头上,只有妈妈沈碧端在桌上哭哭啼啼的。

沈素平这一看哪里还不懂,沈碧端昨天发了酒疯,今天又去打了牌,还输了钱,被沈德立大声说了几句,就有了现在的场面。

沈素平立刻跑到姐姐面前,拉起姐姐的小手,一脸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……”

听见沈碧端说的这话,沈素平也是觉得搞笑,天天说自己命苦,生了四个孩子,不带就算了,还成天就知道,吃喝赌,后面更是不甘寂寞,找了别的男人。

上一世,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多年的妈妈,到老了才懂,孩子才是她的正确选择。

>>>点此阅读《重生九零:六岁福星气运要逆天》全文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