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:犼戒

小说:玄幻

作者:一马力的蜗牛

角色:array(2){
["error_code"]=>
int(18)
["error_msg"]=>
string(34)"Openapiqpsrequestlimitreached"
}
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

简介:金钏一个小便利店的员工,一个不知名的老头留下一个破损的戒指,夜晚十二点,带着金钏进入到一个蓝天白云,山清水秀的地方,微风吹过带来阵阵淡淡的花草香气,舒舒服服的躺着,被喊杀声吵醒,睁开眼看到的是炼狱一般的战场,说了一句话就被砍死,最倒霉的穿越者,最后却开启了戒指,变成了僵尸,以僵尸的形态进入这个世界,最后发现这个世界的本质和秘密。

书评专区

犼戒

《犼戒》第5章 金石遇难免费阅读

山洞外,天已经亮了,金钏看着洞口,金石今天没有过来,不由得有点担心起,这个大男孩。

金石可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,算是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了。

金钏就这样呆呆的站着,望着洞口,一直到了晚上,还是没有见到金石的到来。

金钏就一蹦一蹦的跳出山洞,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,并没有什么声音,也没有什么人来过,决定还是到金石所在的部落看看。

就这样蹦着去了金石所在的部落,还没到金石部落边上的小树林,就有股血腥味从远处飘过来,如果自己不是僵尸,绝对不可能对血的味道这么敏感,不由看向血腥味飘来的方向,正是金石所在的部落方向,金钏急忙向这金石所在的部落跳了过去。

刚刚跳出树林,就看到金石所在的部落那边火光冲天。而且僵尸的本能,最敏感的血腥味,让着自己又嗜血又兴奋起来。

驱使着自己一跳一跳的姿势,进入金石的部落,刚进入部落就看到处都是火,房子着火了,围墙也着火了,在火光的照应下还能看到些死尸,僵尸本能对血的敏感,传入自己的鼻子里,突然生出一个感觉,就是好美味啊,这个感觉一升起来,就很难压抑下去,飞快的朝着血味道最重的地方跳了过去,到了部落中间,是一个羊圈,羊圈里堆了很多尸体。金钏张开嘴,运转功法,血一道一道的流进自己的嘴里和犼戒里,而干枯的血痂什么的变成液体以后流入到了犼戒里,突然一个尸体动了动,里面爬出来一个人,满身的血污,仔细一看是金石。金石在边上大叫:“停下,金钏,快停下,这些都是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,你不能这样,快停下”。但是金钏并没有理会金石,还沉浸在吸血的兴奋感中。

金石见金钏没有反应,就走到金钏的身边,刚把手伸了过去,想要拍醒金钏,可是还没触摸到金钏,只接触到金钏身边漂浮的绿色雾气,就有种灼烧的痛感,然后皮肤都开始腐蚀了一块,连忙把手又收了回来。金石只能在边上大喊,可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就在这时,喊叫声吸引过来一个小队,这个小队领头的发出一个苍老的大喝:“还有漏网之鱼,快抓住他们。”小队齐齐亮出自己的武器,向着金钏和金石杀来。

但到了近处看到,死人的血都被眼前的怪人吸了过去,被吸血的死人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,干瘪下去,这诡异的一幕也让众人。有了一丝寒意,上前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金石见到士兵的到来,连忙躲到了金钏的身后,看向杀来的小队。

金钏正处在吸血的兴奋感中,看到有活人过来,心里出现了有一种感觉,这些活人的血液,应该比倒在地上,死去的人血更加美味,兴奋的扑了过去,在对方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扑倒一人,本能的,对着扑倒的人,脖子咬了过去,僵尸特有的尖牙,刺穿了脖子的动脉,血流了出来,沾到血味的金钏不由的用力的吸了起来,僵尸功法中的血字篇,极速的运转起来。

而接触到金钏皮肤上绿雾后,接触的地方又开始腐烂,腐烂的面积也在慢慢扩大,被咬的人在挣扎中,痛苦看着自己身体,慢慢因为被吸血变得干瘪,然后有的肉体开始腐烂的死去。而这一幕,只有短短的几分钟。

看到这一幕的另外几人不由的心里打鼓,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场景,这个衣着奇怪的人,像个野兽一样,而且比野兽还要恐怖。

就要想着撤退,领头的老者看到后大叫:“看他的穿着,应该是岭燕将军要的人,别想后退,抓不到岭燕将军要的人,后果你们自己知道,大家一起上。”听后小队剩余的四人,又都冲了过来,人一多,金钏招架起来就很费力了,每次被攻击到都会一股巨力,打飞出去。

按照僵尸里介绍的,随着血精不断对身体的淬炼,力气在同阶之内是最大的,而且防御力也很高,现在自己的皮肤都被血精淬炼过,寻常的攻击都伤不到自己。

虽然对方的武器,没有办法割破自己的皮肤,但是,每次攻击的巨力,传进自己的身体内,也是受了点内伤。尤其是其中一个人的武器,是把锤头,每次攻击,都能让自己打飞出去,而且其中的一次攻击,让自己的胸口瘪了一块,估计是骨头断了。还好现在的自己是僵尸,要是普通人早就死了。现在自己还能坚持一下而已。

金钏也就是个刚进化的绿僵,要不是周身的绿色雾气,对这帮人有点畏惧,早就败下阵来了,但是听他们说是来抓自己的,估计被抓到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调整了思路,反正被伤到也不会和人一样会流血死亡,就拼了以伤换命的打法。

拿锤子的士兵上前,又是一锤砸向自己的头,自己身体微微一偏,锤子只打到自己的左边肩膀,肩膀马上就变形了,但是金钏也借着这个机会,右边没有受伤的手伸了出去,墨绿色的指甲如刀锋一样,轻松的就带着手掌,进入到对方的胸口里,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。

金钏的手也感觉到了一个,一跳一跳的器官。

金钏知道这个器官就是心脏,然后就一把抓住心脏往外扯,但是扯出身体的时候,被周围的碎骨头和手指抓的力度影响,扯出来的时候,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心脏了。金钏却是不管,把这个碎裂的心脏拿在手里,看了看,然后张开嘴,一口吃进肚子里。

这一幕看的另外三人,心里很是恶心。这时领头的老者,说道:“你们三个还看什么,快攻击,他已经受伤了。”剩下的三人,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再次的攻击过来。

剩下三人的武器都是利器,刀剑一类的,没有钝器给自己的伤害大。

虽然这三个人的速度快,但是也没有给金钏造成实质的伤害,金钏却是在对方砍自己一刀或是一剑的同时,在对方身上抓上一爪,伤口上留下尸毒,就这样剩下的三人,身上多少少少的都留下了一些伤口,这些伤口都化脓,流着脓和血。

领头的老者,一看这样的情况,说了句:“你们几个废物,这么多人抓不住一个。”边说,边走了上来,和另外三个人站在了一起,然后说道:“小子,现在束手就擒,还能饶你一命,见我家岭燕将军,等候岭燕将军的发落,要是不然,现在就叫你身首异处。”说完抬起两手,然后在虚空一握,两手之中,出现一把长枪。这一幕看的金钏一愣,这是什么情况。

领头老者看到金钏愣神之际,长枪一横,疾跑两步,一下就把长枪扎进金钏的腹部,金钏被血精淬炼过的皮肤没有办法阻挡,就被扎了进去,然后领头老者把长枪一挑,金钏也被挑飞到半空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金钏也从开始愣神的状态反应过来了,但是金钏倒在地上并没有马上站起来,而是就这样躺着,因为他知道,这个领头的老者,不是自己这么简单能对付的了的,就算是以伤换伤,也没办法打的过,很可能自己会被扎成蜂窝眼,也没办法伤到对方分毫。先躺着装死,再突然袭击,才有可能伤的了对方。

领头的老者看到金钏倒地不起,又等了一会,看到金钏还是没动,也估计金钏重伤昏迷或者死了,说道:“你们两个过去给他绑了,你去把另外那个小子杀了,然后我们回去见岭燕将军。”领头老者对着剩下三人安排以后,松开双手,长枪并没有下落,掉在地上,而是又消失在虚空。当然,这一幕金钏并没有看到。剩下三人一口同声的回应道:“是。”就分开行动。

金石并没有反抗,被士兵抓住,金石还在看着倒地不起的金钏,领头的老者看到后,说道:“算了,既然已经不反抗了,就抓回奴隶营吧。”士兵把金石拽到了领头老者脚边。另外的两个士兵却犯了难,金钏身边围绕着一层薄薄的绿色毒雾,士兵一接触,皮肤就灼烧的疼痛,并且还会腐烂,这两个士兵的手正好也被金钏抓伤,上面本来就在化脓溃烂,又碰到这个绿色的毒雾,伤口恶化的速度快了许多,再也忍受不了,疼的大叫大跳起来。

领头的老者上前过来查看,被其中一个大叫大跳的士兵撞了一下,也后退了一步,一下碰到了金钏,小腿也一下接触到了金钏周身的绿色毒雾,皮肤也产生了灼烧的疼痛感,轻微的低哼了一声。

金钏听到这一声,知道领头的老者就在自己的身边,马上直直的弹起,对着领头老者的胸口抓去,领头的老者反应也是快,连忙抓到边上的士兵挡在自己的身前,然后自己向后退去,

金钏一爪就把挡在身前的士兵抓开,然后紧逼领头老者过去,不给老者反应的时间。领头老者刚要在虚空一抓,金钏一跳再次的来到领头老者身前,一爪就爪伤了领头老者的手背,领头老者的动作被打断,又往回退了两步,看到脚边的金石,一脚踢在金石的身上,把金石踢向金钏。然后继续向后退,在退的过程中看了看,剩下的三个士兵,和自己受伤的手背,转过身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金石被领头老者踢向了金钏,金钏看到后,连忙把手指向后收起来,但是还是晚了一步,指甲还是刺进了金石的腹部,然后金石撞向自己,绿色的毒雾也进入到了金石体内,金钏把金石放在地上,再想去攻击领头的老者,抬头一看,已经跑远了。

金钏愤怒的张开大嘴,露出尖尖的僵尸牙,大声的咆哮了一声。

金钏回过头,看向身后,两个士兵已经倒在地上,没有什么战力了,一直被毒雾和尸毒折磨,另外一个士兵虽然还站的起来,但是明显的看出,被自己抓伤的地方也开腐烂,强忍着疼痛。所剩下的战力也没多少了。

金钏向着这个士兵一边跳,一边把自己左边的手臂接好,到了士兵面前,士兵并没有过多的反抗,几下就被金钏控制住,一口咬在了脖子上,并运转血字篇的功法,快速的凝练血精,让血精进入到自己受伤的位置。

没两分钟,三个士兵都被金钏咬死吸成人干了。身上的伤也好了很多,基本上看不出什么了。再跳到了金石的边上。

金石的身体也慢慢的从伤口处开始腐烂,金钏上前也没办法控制,就听金石断断续续的说道,:“他们都是上官国的士兵,应该是来抓你的,他们进了部落里就把我们赶到一起上,然后挨家挨户的翻,刚刚那个领头的老头就问,见没见过穿着奇怪的人。没回答就杀,最后全部落的人都杀完了,就剩下老爹和我,然后拿出了我和老爹在青牙部落里换粮食的魄石。”说到这里,金石明显的疼痛加重了,咧了咧嘴,又说道:“领头的老头问我们这个魄石是从什么地方拿到的,我们都没说,最后他们也失去耐心,砍了我一刀,还好我衣服里有给你带的食物挡了一下,然后老爹又扑在我的身上,他们又砍老爹,我才活到现在,可是我现在好疼。对了,我完成了当时的承诺,没有把你说出去。”说到这里,金石已经不行了。

>>>点此阅读《犼戒》全文<<<